你所在的位置:政务公开 > 新闻动态

占据国内市场七成 年出口同比增长2.8倍——长机科技:插“齿”腾飞

文章来源:湖北日报发布时间:2019-02-22

 2月19日,宜昌高新区的长机科技公司总装车间内,工人们正聚精会神地装配调试多台数控制齿设备。调试完成后,这些机器将运往印度、韩国以及国内多个城市,用来生产形状、大小、精度不一的齿轮。

齿轮是基础零件中最为重要的一种,大到导弹、火箭,小到汽车变速箱、手表等,都有齿轮的身影。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对齿轮的精度、寿命、传动平稳度等提出了更高要求,这也要求齿轮加工设备更高效、高精、智能。

跟随神舟飞船上九天,乘坐核潜艇下五洋,也随着一辆辆汽车驰骋大地……长机科技研制的全系列插齿机、铣齿机等制齿设备,已占据国内市场70%以上,并带着“宜昌智造”的荣光远销德国、韩国、印度等10多个国家和地区。去年,该公司出口额超2000万元,同比增长285%。

不服气,才有出息

长机科技园区的产品展示橱柜里,陈列了上百个形态各异、规格不一的齿件,这些是长机科技技术创新的最好见证。“目前,行业内最小孔的齿轮仅6毫米,最大孔的齿轮达8000毫米,这两种国内都只有长机生产的制齿设备能生产。”公司总经理唐兆庆说,制齿设备从德国、日本等国传入中国,但国外对其中的核心技术进行封锁,这个领域的一丁点进步都要靠自力更生。“关键核心技术要不来、买不来、讨不来,要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。”对于这句话,长机人有深刻而切肤的感受。

早年,陕西一大型刀具制造厂从德国进口了一台径向剃齿刀梳齿机床。后来,该机床多个零部件老化并出现故障,厂家和德国方面联系,希望提供维修服务或更换零部件。但德商拒绝提供服务,还提出回购该机器。

刀具厂遍寻国内设备生产商未果时,不服气的长机人接单了。

8个月不眠不休的钻研,攻关团队自主发明了一种剃齿刀复合加工技术,不仅解决了该刀具厂的难题,还将加工效率提高30%—40%。

长机科技对该项技术的突破,让德方刮目相看,也打开了与德国西门子公司合作的大门。

唐兆庆告诉湖北日报全媒记者,在长机,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。也正是这份不服气,不断激励着长机科技在研发路上勇往直前。近年来,300多项新技术、新工艺以及占到销售收入10%的科技资金投入,让长机产品获得了足够的市场竞争力。

一批由企业自主研发的静压高速数控插齿机,在与世界知名的机械制造企业——日本三菱的角力中胜出,获得韩国现代汽车公司订单。“今年订单已排到8月,工人从初五就开始加班赶工,产品仍供不应求。”唐兆庆说,长机始终对标全球最先进的数控机床企业,从一路追赶到如今可以比肩,长机科技出口产品附加值高出国内同类企业一倍多。

做机器代替不了的人

在长机科技总装车间,一台巨大且看似“笨重”的操作台在一排排数控机床中间分外扎眼。唐兆庆介绍,这个“大家伙”堪称长机的镇厂之宝,是集磨齿机、滚齿机、插齿机、铣齿机于一体的工作台。目前,国内仅长机一家拥有此技术。“这个工作平台能够开发成功,是长机科技长期以来秉持工匠精神的集中体现。”正如唐兆庆所说,一大批大师级工匠活跃在长机生产一线,助力企业扬帆远航。

钳工是一项考验技术和精度的职业,在工业生产中,他们可以帮企业制作多种精密工件,其精密程度连很多高精密机床都无法完成。

袁勇就以“一微米都不放过”的精细而闻名,并荣获湖北省首席技师等荣誉称号。

2010年,客户一次性下了53台机床的订单。与以往不同,这批机床精度要求提高了一个等级,精确程度以微米计算(一微米等于千分之一毫米,相当于一根头发的1/60),这不仅要求零件精度高,更考验装配技术。袁勇凭借精湛技术,带领小组成员按时、按质、按量完成装配任务,且全部达到精密级,创下公司一次出产精密机床最多的纪录。

“机床修不好,就找杨师傅!”在长机科技流传着这样一句“名言”。工人们所推崇的“杨师傅”,是已近花甲的杨光。18岁技校毕业,40余年一线实战磨砺,杨光不仅荣获湖北省首席技师称号,也成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和省政府专项津贴的专家。

“我更愿意把自己当成一个医生,只不过我的‘病人’是机器而已,我要努力看清它们的‘五脏六腑’,找出病因并为它们‘做手术’。”这位专治“疑难杂症”的“机床医生”有件作品不得不说,一台10多年前从国外购置的高精度坐标镗床废旧设备,经杨光“起死回生”后,至今依然健康运行。

唐兆庆,这位从车间里成长起来的企业负责人,是位喜欢钻研的“技术控”。他的确切身份是公司总经理、总工程师。他说,“比起总经理,我更稀罕当工程师。”

正是这群工匠们的言传身教,带出了数十位青年技术骨干。

眼下,人工成本高企,机器换人成为越来越多制造类企业的选择。“机器换人换掉的是简单重复工作的劳动力,总有一些人是机器无法替代的。”唐兆庆说,长机人立志做这群机器代替不了的人。